白柚音

“我不会想起过去,最重要的是永恒的现在。”

你好w这里浅野あやねw
也可以叫阿音w

是个小透明所以静静地书写着自己喜爱的一切。

[onkm] we own the sky.

we own the sky.
我們的天空
文/白柚音

不知大家是否有聽說過「live後遺症」這麼一個東西?不管你是否知道,神谷浩史只覺得,自己患上這個病了。
相比起粉丝们一整场下来都在呐喊打call,安安静静坐着、顶多拍拍小手晃晃脑袋的神谷,现在只觉得浑身憋屈。live的确很开心,但是结束后……怎么说呢,会有莫名的失落感吧。
我也想大声跟唱然后打call啊…...!凭什么我不得不悄悄地来又跑着迅速溜走呢!
粉丝们的失落感体现于疯狂的洗脑循环某个后辈的歌单,而神谷的live综合症则体现于疯狂的、想要见到那个人。

想要牵手、拥抱,黏黏腻腻的kiss也想要。

站在昏暗的路灯下来回踢着路边的小石子,某位4.3岁的重度“早恋”患者忿忿地想:

还不是小野君太忙了。

说是这么说,神谷在看见某个熟悉的身影一路小跑过来时都没有意识到,情不自禁地把自己笑成了一朵花。
“咩果咩果!卡米亚桑等了很久吗?”
“是啊等了超级久的!”
“呜哇———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很体谅地说‘没有很久啦’的吗?”
神谷浩史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缩成一只树懒,张开双臂全力扑了上去挂在某个明显瘦了不少的身躯上,把头狠狠的埋进那人的肩颈。

………很不要脸地深吸了一口。

“补充——小野君能量———”狠狠的蹭。

夏日特殊的炎热焦灼、卸妆水的刺鼻气味以及小野身上特有的香味杂在一起,一并被神谷大口吸入,旋即脸上浮现出如同毒瘾发作的人吸食大麻后的爽快高潮表情。

“啊——小野君好臭——”

虽是嘴硬这么说,但是当某两瓣诱惑的嘴唇自然而然地靠过来时,神谷还是迫不及待地仰头嗦了上去。抢先攻击!舌头勇敢地伸进去!神谷充分发挥正面刚的气势把某人的舌齿防线一气击破!
小野开始试探性的轻啃神谷的下唇,同时把舌头与好奇探进来的某另一柔软物体紧紧交缠,互相吮吸唾液。直到神谷引以为傲的喉间哼出软溺的声音时才放开。

“唔,欧吉桑今天好热情喔。”

“………kiss,还来吗……?”神谷顿了一下,“还想kiss……”

于是又一次吻到了一起,彼此都睁着眼睛细细的近距离观察对方。小野的眼睛还是那样深沉而温柔,即便是在昏暗的地下停车场也能熠熠生辉,一直盯着神谷,望进他的眼里。发现对方眼里的爱意和真诚,两人都弯起带着细纹的眼角,悄悄地笑了起来,连唇与唇相连的弧度都是那般契合。
和喜欢的人拥抱接吻,深情凝视什么的,真是一件舒服的事情啊。

“辛苦了…”
“呜…欧吉桑我好累啊……”
“别撒娇了,明天还有最后一场。再努力一下吧小野桑。”

最后终究还是放开了,小野还要回宾馆去休息,养精蓄锐准备明天的最后一场苦战和庆典。而神谷无论再怎样想和这个人歪腻在一起,也只能回到独自一人的公寓乖乖躺下,然后迎接明天的工作。

目送着小野往会场附近酒店挪动的背影渐渐远去,神谷才爬回自己的小车上,插上钥匙发动。




有这么一句话。

「情商高的人,其实都是悲观主义者。」

小野一直认为,自家恋人绝对是最善解人意、替他人着想的那类人。和神谷相处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一件舒服的事情,而身为最亲近的人的自己自然更是有此殊荣享受神谷的温柔。
比如说在广播时只为自己购入的稻荷寿司。
比如说在每个自己晚归的夜里留一盏房间的小灯。
比如说在感觉到自己的疲倦时有计谋性凑过来的撒娇、说一些不着边际却实际管用的撩人情话。

神谷绝对是情商高的那类人,但也是绝对自卑的那一类人。为了照顾绝大多数人的感受与想法,他许多时候只能选择放低自己。在两人相恋之前、友达以上的关系时,小野曾或多或少地接触到过神谷阴暗自责的那一面。无时不刻担心着自己是否有那句话讲得不够妥当、担心着自己生病是否会影响收录进度、甚至担心着……他隐晦的某份对小野的感情,是否会影响到小野的未来。

这样谦卑的人,又是如此的优秀。

我想,我应该就是被这样的他所吸引着吧。

在某个告白后的夜晚,两人第一次接吻后,小野便暗暗下定了要让这个人逐渐摆脱悲观主义的思想。我的任务是让某个大叔露出令大家都开心的笑颜,然后陪着他一起走下去。

然而他也的确做到了。
小野有足够的自信说,这十年多的陪伴,自己给了神谷最大限度的宠溺和喜爱,让他永远像一个装在糖罐里的孩子,想要什么自己都尽全力地去满足他;拼命地送上自己所有可以想到的赞美与褒扬、肯定与支持,日复一日地表达自己的爱意,只为了让神谷对自己的占有欲更加强烈,让彼此的归属感更加切实,让神谷逐渐忘记“自卑”这两个字。

所以才能有今天这样一位,能够在深夜点着灯顽固的不去睡觉等着自己,只为对自己说一句,“我想你了”的神谷。

时间是深夜十一时,许久未曾享受夫夫之亲的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,彼此身上被同样的浴液香气所包围,昏暗的光线与逐渐暧昧的空气,两人一并倒在那张一起睡过四年的大床上,开始交换嘴中的空气与唾液。

“哈………小野君……”

“怎么了吗?”右手撩起薄薄的睡衣t恤,揉上某颗殷红凸起轻轻按捏,待身下的某人控制不住突然娇/呼出声时,小野如此问道。

“不……没事…………随你喜欢吧………”

神谷享受地闭紧了眼睛,眉皱成一团的样子只显得格外色气,小野觉得身下的某物又涨大了许多,手上的气力又加了些。

“唔…这可是你说的……”

如同夜昼颠倒的一场淫/梦,两人狠狠宣泄了这一段时间来积攒的情/欲。


等两人都清洗完毕,已是凌晨一时半。神谷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,只见刚刚战斗过的卧室还是一片凌乱,日有所思 夜有所梦的某人却不在房间里。再往前几步,果然发现那人在阳台上。

悄悄的蹭了过去在人身旁站定,小野便伸手揽过了神谷。
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“……你还当大叔我是第一次的小男生吗”

小野开了一听啤酒提在手上,转过头来看着神谷,然后笑了。
“卡米亚桑,我们两还真是强大呢。昨今两天的东京又是下雨又是天晴的。”
“是你的雨男力太强了吧。”神谷把毛巾往肩上一搭,伸手抢过小野的啤酒,送至口边抿了一口。

“嘿嘿嘿,欧吉桑最近喜欢上喝酒了吗?”
“没有。”
小野笑了笑也没再说话,神谷便继续小口酌饮着不属于自己的啤酒。即便已是深夜,东京的灯光依旧璀璨耀眼,仿佛要把整片夜空和星星都映亮。
真是奇怪呀,在香港看到的夜景便会觉得好看,对东京的夜景确实觉得稀疏平常。但也不是说不喜欢,只是有种淡淡的欣赏和熟念感,刻在了骨子里的那般认可,是只有经过了时间的沉淀特有的感情。
就像自己对小野的感情一样。
并不是不存在喜爱了,而是这份感情随着时间流逝逐渐与自己的生活、周围的一切都融为了一体。就好像「小野大辅」这个人,对神谷浩史的爱意,已经和东京的夜景、夜空的星星一样,成为了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。

我们拥有工作、拥有金钱和粉丝,这些都无关重要。
我们拥有彼此。
我们拥有沉淀十二年的感情。


“卡米亚桑,东京的夜景还是很好看的嘛。”

在神谷的啤酒快要喝的见底时,一直安静着观赏着对面大楼灯光的小野突然说道。

“嗯。可惜东京的高楼太多了,能看到的星空太少了。”
两人共同的家在北方和西南方都各有一栋高楼,能看到的夜景十分有限。

“但至少这小片天空是属于我们的。”小野伸手在空中划了个不成形状的圈,把两人目光所见的那一小片天空围了起来。

“卡米亚桑,我拥有的东西不多,也说不出什么特别漂亮的话,”小野抠了抠鼻尖,然后把另一只手搭在了神谷尚未干透的头毛上:

“我们拥有彼此的感情,还有见证我们过往一切的这一片天空。”

旅途结束了,再怎样长途跋涉的旅人都要回到自己栖息的场所,回到最稀疏平常的日常。畢竟,無論旅途有多麼遙遠、多麼漫長多麼令人留念,最重要的,還是回到家、和最愛的人身邊呀。



2018.8.20
虽然没写出自己想表达的感觉,但还是就这样吧。 @



评论(2)

热度(29)